高级搜索
所在位置:首页 >> 廉政教育 >> 廉政榜样

姚溪山:接地气,作品才能出彩

发布时间:18-09-25 11:03:00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

文艺来源于人民、服务于人民,要想创作出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,文艺工作者就一定要“接地气”。而在多元文化和时代变迁的双重冲击下,中华传统戏剧的文艺创作如何才能永葆活力,又该如何推陈出新?国家一级编剧姚溪山50余年专注芗剧创作的历程,生动诠释了这一问题。

《龙江风雨》《东海渔歌》《侨乡轶事》《双剑春》《忠诚谱》《生命》……这些深受群众喜爱的芗剧经典著作,皆出自姚溪山之笔。出生于福建省龙海市紫泥镇溪乾村一户小农家的他,以贴近生活、贴近实际、贴近群众的创作方法,从生活小切口反映出百姓的心中世界。

深扎生活的土壤,锤炼出精品

芗剧,是闽南地区传承千年的剧种,20065月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地方戏怎样留住群众?又该如何扩大影响?

姚溪山说:坚持走生活化、群众化的道路。

芗剧在新时代的传承过程中,同其他地方戏创作一样,也出现了普通话写作及舞美、身段、表演等各方面向京剧靠拢的同质化问题。个性特色被弱化,剧种特征不明显,失去自立于民族戏曲之林的生命之本,观众自然减少。

姚溪山第一次将芗剧搬上当时农村的大舞台时,也是用普通话创作剧目。但芗剧唱腔的平仄押韵与普通话不同,用普通话创作的剧本与芗剧的调子不合。有的编剧认为,干脆直接改用当地闽南话创作。姚溪山却知道,单靠语言的改变不是提升作品的关键。他下决心去学唱芗剧,并拜“歌仔戏(芗剧)宗师”邵江海为师,潜心学习编剧技巧,尤其在语言艺术方面受益颇深。

学技之余,作品更要展现民间习俗与乡间生活。

姚溪山是有心人,平时注意搜集各种生活语言。他认为,文艺都是人民的文艺,特别是地方剧更反映了人民的真实生活。芗剧形成于田间地头,散发着浓郁的泥土芬芳与生活气息,因此姚溪山将农村生活中的小插曲、娱乐方式或某些民间习俗、民间说法搬上舞台,运用方言的谐音双关,制造出了非凡的喜剧效果,从而使作品的地域色彩十分突出。芗剧大戏《龙江风雨》演出后,深受观众好评,被作为“忆苦思甜”的活教材,调到各村巡演,引起强烈反响。

“在进入创作之前,深入生活是必修课,在生活中占有素材,在生活中体验人物,在生活中获取与群众相一致的思想情感,才能创作出让老百姓产生共鸣的好作品。”姚溪山不断地感受生活、不断地在生活中捕捉新意。在家乡生产大队工作的10个春秋,他先后为村芗剧团创作了一部大戏和200多个快板、小演唱、小芗剧,其中有10多部作品在省、市、县获奖。

创造性地构建艺术真实,为群众立传

芗剧的艺术语言贴近日常生活形态,但并不意味着对现实真实的简单照抄照搬或随意创编。在这方面,姚溪山采用的是在实践创作中进行文化提升。

创作离不开对生活的体验。

在创作反映当时全省先进典型——石码渔业大队事迹的大戏时,姚溪山第一步就是去真实感受广大渔民的内心情感和精彩人生,白天随渔民出海打鱼体验生活,夜晚则在灯下整理素材。一年多时间,姚溪山对渔村蹲点生活进行重新认识、构思,在充分尊重生活逻辑和日常规律的基础上,成功写出了大型现代戏《东海渔歌》。

《东海渔歌》被搬上舞台后,细致深入的心理刻画触摸到了每一位观众的心,引起了社会强烈的共鸣。

正如姚溪山所说:深刻把握社会生活,才能书写打动观众内心的作品;求新求变,才能使现代芗戏逐步成熟。

此外,挖掘革命历史题材,塑造英雄人物也是姚溪山思考现实生活、进行艺术创作的重要手法。比如,《侨女英魂》张扬了中国人民面对日本侵略者不屈的民族气节,唾弃了卖国汉奸的卑劣行为;《双剑春》反映了闽南革命斗争历史;《忠诚谱》则表现了漳州“110”维护治安、服务群众的先进事迹。这些剧作都从时代背景出发,在符合社会生活情理和人物行为逻辑中推进情节发展,进而成功地塑造了人物形象。

2017年,姚溪山创作的现代芗剧《生命》获“第三十一届田汉戏剧奖·剧本一等奖”,这也是福建省唯一获此殊荣的剧本。

有情有趣贴近群众,服务大众

究竟有什么样的吸引力,让姚溪山的作品既得到业界肯定,又获得群众的好评和认可呢?

姚溪山总结出三点。

从情感与思想上亲近群众。无论是古装戏还是现代戏,从群众生活中直接借用、提炼出来的词句在姚溪山的戏中比比皆是。他将俗语、谚语等嵌入作品中,从而使戏剧语言既朴实生动,又简洁隽永;既接近世俗生活,又发出睿智光芒,表达出人们共同的愿望和理想。

从艺术手法上贴近群众。姚溪山创作芗剧剧本50年,也研究了闽南方言俚语50年。他说,只有这样创作出来的剧本,才能让剧作家的情感与观众契合到一起,让观众入耳、入心。

以生活的想象去填补群众的诉求。历史已经证明,那些被当做经典而流传下来的剧目,既带有鲜明的时代与生活烙印,更充满着想象的智慧。在姚溪山看来,从群众实际生活入手是一种立场。具体到创作中,要想获取观众对作品的思想认同与情感接受,独特的叙事技法和民间想象必不可少。

戏剧创作要出彩,作品就需接地气。姚溪山创作的100多部(共300多万字)芗剧剧本,始终坚持以群众为中心的创作导向。他的生活化、群众化创作之路,向社会昭示,只有不断积累生活,进行艺术创作,弘扬改革创新精神,才能推出接地气、传得开、留得下的精品力作。(高少君)





宜春市纪检监察网站